消灭众神 – Destroying the Pantheon

浓烈的咒语还在祭台上宣念 / 夹杂几分原始野性,如孟子的猛虎般 / 我确实不善理解城市里的这些 / 又或某部分基因里的生猛 / 卦辞里貌似曾经出现这样的情节

靠在吧台前,一呆坐就是十年 / 史前洪水的爱情并没有把我冲走 / 只是淡淡然的,一切又在下了降头后 / 混混沉沉的若一切未发生过一样,无人问津

天体浩瀚的卑微,使这场祭祀显得过于自大 / 巴冷刀划下的掌纹犹如祖先留下的凋零 / 燃烧 刺痛 断然 / 他们说这灼热的泪,容易夜里落下 / 咀嚼、吞噬与消化每一寸反抗的灵魂

神殿里的那幅拼图快要完成了 / 宙斯、玉皇、阿蒙、上帝、真主 / 每一次的等候,每一次的淌血 / 都是在人心变异时绝望凋零,又或 / 冷冷的阴月永远藏着偷笑

祭司的瞳孔总是充满了血丝,像是与生俱来 / 就必须承载这种令人恐慌不安,围剿 / 所有熟悉声音的此起彼落 / 如停车场里阿爸找不到位子又必须上厕所时 / 愤怒与匆忙之间(不经意还是会报出几句粗话)

山神难参详,妖孽好商量 / 千百次握着智慧手机在道德荒废的 / 兰若寺、帕帝浓神殿前,迂回派遣寂寞 / 以为守在门前滥情的赛伯乐犬没有注意 / 其实在狗眼里是清楚的

草鞋、痴情与毒菇被遗弃、滋长的 / 被篡改、涂掉的碑铭文,被夸耀重写的墓志铭 / 也似乎在岁月中随风略过,滴水穿石 / 神圣与悚怖都是在此刻诞生的 / 相信我,再荒诞他们都做得出来 / 你以为有几个司马迁敢造次,这还轮不到 / 我们这些被囚禁的“子女”说三道四

开始诵读经文了。/ 结实的背肌、二头肌、锁骨很是迷人 / 以默认方式宣读欲望铺出的大纲 / 整个村子生育下降,庙宇神明的愤怒 / 是可以想像的,人烟的减少 – 香油钱的减少

道可道非常道:这块防水布可以包扎伤口 / 可以在风雨穿梭,也适合盛起汗与泪,就是 / 不吸水。商场里的阿姨是这么说的。/ 大家也买了。 / 有些人说这是旧S城里的事,不要追问 / 只要相信。相信神台上的每一出戏。

信徒忠心耿耿,在祭祀强烈拍打吐出了蛆后 / 他从容的走下台阶,有点夸张兴奋的开了一场 / 分享会与大家诉说巫术的神奇 / 虽然我的视线仍然停留在垂死求存被刺血而不死不活 / 的可怜祭品上,但是过不久,大树的阴凉 / 叙事的精湛,(祭品也没有哀鸿了)/ 许多人会选择了相信新世界,美好世界的开始

内心独白的乍现,就是想告诉世人 / 没有完整再现的可能。那些人以为上雏妓时 / 也能得到他们的心 – 历史也因此都是选节的 / 写足了我们所有找到的纸张后,犹不足 / 才到了这个没有神主宰的虚拟世界里 / 撒野 撒尿 拉屎 放半个世纪的臭屁 / Uncle,我劝你还是不要吃那个蓝色小药丸 / 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勉强得好。

“广告词、官腔、电视和报章 / 啤酒、灵骨塔、香烟和国旗;请你三碗水 / 煎成一碗水,再配合课本与账单服下, / 一天三次,然后默念万岁万岁万万岁,即可痊愈。” / 大祭司是这么说的,史书也这么写的 / 但是某本破烂的诗集里仅仅记载这位患者 / 只是轻微的感冒,撒泡尿照照镜子就能精神愉悦了。

仪仗队用横扫千军的气势在宏伟的神殿前列阵 / “这个是汪洋恣肆,那个是回环复沓,这个是一唱三叹” / 唱你妈的唱! / 悬挂的神殿门前的头颅还在风里呼啸,你他妈的还在唱 / 但是我始终没有说出来,默默的看着千万场仪式的进行 / 令人两腿发麻的节奏,动辄千年的叙事:你们给我立正站好! / 是这样的,人衰连呼吸都会哽到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

古刹制造的商业玉镯,抽屉里强国制造的照妖镜 / 以及官僚主义用保丽龙(强迫)制造出来的士大夫佩剑 / Photoshop 修一下,配合唯美与朦胧的论述 / 应该能醉生梦死,引人入胜。还不够啊? / 那就再上天入地,引经据典咯。

我喜欢读婴儿的目光,他们静静躺着的世界 / 足以舞雩风。 / 在他认知世界以前,消灭众神之前。

Powerful curses are still pronounced from the altars / mixed with primal savagery like the government tigers of Mencius (1) / there’s things in this city that I don’t understand well / or it could be the ferocity in my genes / the oracle has seemingly predicted thes events

Sitting at the bar, ten years pass in a flash / I wasn’t flushed away by floods of love from before history / just touched faintly, after I was possessed / in a daze, as if nothing ever happened, and nobody cared

The humbling vastness of heavens makes this sacrifice seem arrogant / the scars left by the Barang are like the remnants of ancestors/ burning, piercing, absolute / they say passionate tears flow easily at night / chewing, swallowing and digesting every inch of the rebel soul

The puzzle in the temple is soon to be completed / Zeus, the Jade Emperor, Amon, God and Allah / every moment spent waiting, every drop of blood / is a remnant of despair as our heart changes, or / the scorn hidden behind the cold wailing moon

祭司的瞳孔总是充满了血丝,像是与生俱来 / 就必须承载这种令人恐慌不安,围剿 / 所有熟悉声音的此起彼落 / 如停车场里阿爸找不到位子又必须上厕所时 / 愤怒与匆忙之间(不经意还是会报出几句粗话)

山神难参详,妖孽好商量 / 千百次握着智慧手机在道德荒废的 / 兰若寺、帕帝浓神殿前,迂回派遣寂寞 / 以为守在门前滥情的赛伯乐犬没有注意 / 其实在狗眼里是清楚的

草鞋、痴情与毒菇被遗弃、滋长的 / 被篡改、涂掉的碑铭文,被夸耀重写的墓志铭 / 也似乎在岁月中随风略过,滴水穿石 / 神圣与悚怖都是在此刻诞生的 / 相信我,再荒诞他们都做得出来 / 你以为有几个司马迁敢造次,这还轮不到 / 我们这些被囚禁的“子女”说三道四

开始诵读经文了。/ 结实的背肌、二头肌、锁骨很是迷人 / 以默认方式宣读欲望铺出的大纲 / 整个村子生育下降,庙宇神明的愤怒 / 是可以想像的,人烟的减少 – 香油钱的减少

道可道非常道:这块防水布可以包扎伤口 / 可以在风雨穿梭,也适合盛起汗与泪,就是 / 不吸水。商场里的阿姨是这么说的。/ 大家也买了。 / 有些人说这是旧S城里的事,不要追问 / 只要相信。相信神台上的每一出戏。

信徒忠心耿耿,在祭祀强烈拍打吐出了蛆后 / 他从容的走下台阶,有点夸张兴奋的开了一场 / 分享会与大家诉说巫术的神奇 / 虽然我的视线仍然停留在垂死求存被刺血而不死不活 / 的可怜祭品上,但是过不久,大树的阴凉 / 叙事的精湛,(祭品也没有哀鸿了)/ 许多人会选择了相信新世界,美好世界的开始

内心独白的乍现,就是想告诉世人 / 没有完整再现的可能。那些人以为上雏妓时 / 也能得到他们的心 – 历史也因此都是选节的 / 写足了我们所有找到的纸张后,犹不足 / 才到了这个没有神主宰的虚拟世界里 / 撒野 撒尿 拉屎 放半个世纪的臭屁 / Uncle,我劝你还是不要吃那个蓝色小药丸 / 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勉强得好。

“广告词、官腔、电视和报章 / 啤酒、灵骨塔、香烟和国旗;请你三碗水 / 煎成一碗水,再配合课本与账单服下, / 一天三次,然后默念万岁万岁万万岁,即可痊愈。” / 大祭司是这么说的,史书也这么写的 / 但是某本破烂的诗集里仅仅记载这位患者 / 只是轻微的感冒,撒泡尿照照镜子就能精神愉悦了。

仪仗队用横扫千军的气势在宏伟的神殿前列阵 / “这个是汪洋恣肆,那个是回环复沓,这个是一唱三叹” / 唱你妈的唱! / 悬挂的神殿门前的头颅还在风里呼啸,你他妈的还在唱 / 但是我始终没有说出来,默默的看着千万场仪式的进行 / 令人两腿发麻的节奏,动辄千年的叙事:你们给我立正站好! / 是这样的,人衰连呼吸都会哽到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

古刹制造的商业玉镯,抽屉里强国制造的照妖镜 / 以及官僚主义用保丽龙(强迫)制造出来的士大夫佩剑 / Photoshop 修一下,配合唯美与朦胧的论述 / 应该能醉生梦死,引人入胜。还不够啊? / 那就再上天入地,引经据典咯。

我喜欢读婴儿的目光,他们静静躺着的世界 / 足以舞雩风。 / 在他认知世界以前,消灭众神之前。

1 Comment

Join the discussion and tell us your opinion.

julien.leyrereply
November 2, 2014 at 4:22 pm

(1) In one of his texts, Mencius uses the metaphor of ‘ferocious tigers’ to describe harsh, repressive governments harrassing the people under excessive taxes.

Leave a reply